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★容海川流博、纳万众为客★

【蒹葭苍苍∮白露为霜々所谓伊人⊙在水一方≌】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如果那天没有遇见你[小说共享】  

2008-08-23 07:48:07|  分类: 小说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1
  那是一双极其精致的鞋子。透明的,鞋头小而尖,鞋面上缀有长长的流苏。镂空的雕花,镶饰的水钻,使它看起来纯净璀璨,像一块美好的水晶。
  它就摆在那扇坚硬冰冷的橱窗后面,像一个易碎的梦。而我,是那么卑微地站在台阶下,目光怯怯,表情狂热又谨小慎微,像在对一件圣物顶礼膜拜。
  我是多么渴望拥有它啊。但它旁边的标价牌,让我望而却步。这样昂贵的东西,连想拥有它的念头都是奢侈并且可耻的。
  可是每个正值青春的女孩都曾受过童话的熏陶。希望有一天,王子翩翩而来。纵然不是公主,能穿上那样一双水晶鞋,便可以轻盈起舞的吧?
  我想象自己从容舞蹈的样子,水晶鞋闪闪发光。杨阅惊喜地注视我,然后他会说:“七一,你真漂亮,我们去约会吧。”
  杨阅是我喜欢的男生。他穿干净的CK上衣,有明亮清澈的眼神,散发着青草的香气。他是惟一一工人没有叫过我土丫头的男生。
  可这一切仅止于想象。我命令自己转过头走掉。人都是有贪念的,但这于我,并不现实,还是看开一点的好。我垂头丧气地转过身,几个花枝招展的少女恰从对面经过,看到我,突然哄笑开来。
  那些满含讥讽的笑声显得格外刺耳。最漂亮的许安妮夸张地捏着嗓音问我:“七一,你是想要那双鞋吧?”
  立刻有人从旁附和,用不屑的语气说到:“看她那副恶心的样子就知道了!可是,她买得起吗?”
  许安妮饶有兴致地打量了我一通:“土丫头也爱漂亮啦!那么,你是想要去勾引谁?”
  我涨红了脸。这样的字眼狠狠地侮辱了我。可我保持着自己一贯的忍耐,只低着头,盯住那双卷了边的步鞋。
  在没有力气抗击伤害的时候,尽量避开它。灰姑娘尚有仙女的帮助,而我,什么也没有。
  许安妮还在笑,我已开始不知所措。女生美丽的脸渐渐扭曲成大丽菊的鲜艳夸张模样,我揪着布裙起皱的边角,想起妈妈谦卑苍白的脸色,心,忽然紧皱成一团。
  正在这时,你出现了。你将手插在上衣口袋里,吊儿郎当地吹了个口哨。你说,七一,你欠我的钱打算什么时候还?
  许安妮她们转身就跑,仿佛你叫嚣的是她们的名字。我站在原地,目瞪口呆。
  在你得意洋洋若无其事地从我身边走过时,终于忍不住蹲下身去,号啕大哭。
  安城。你的出现既不英勇也不浪漫,你染着红头发,张扬的像个小流氓。可是你解救了我,尽管只是用一个谎言,却仍以无人能及的震撼,让我铭记。
  如果那天没有遇见你,安城,我将会是怎么的狼狈啊。
  2
  水晶鞋成了我年少生命里的一道伤口。我依旧默默穿行在喧嚣的校园,将自己淹没在人群里,
努力当个身贫志坚的好姑娘。
  我打听到你的姓名和班级,有时会偷偷地跟踪你,在那条落满木棉花的小路上,看你旁若无人地大踏步行走,背影孤傲甚至决绝。
  我承认我是在仰慕你了。但我明白仰慕和喜欢之间的距离,我想成为你的朋友,我更想成为杨阅的女朋友。
  那时候我是多么傻气的姑娘啊。梳两条黄黄的麻花辫,穿泛黄的白裙和总是大一号的布鞋。我想在杨阅眼里,我可能还不如他的笔记本精致。这个认知让我很沮丧。
  在持续数日的跟踪之后,跟着你踩着木棉,竟成了一种奇怪的习惯。你是那样
敏感的少年,终于还是发现故作镇定形迹可疑的我了。你把我从木棉树下扯出来时,刚好有风刮过,那些花漫天飞舞,落满了我和你的衣服。傍晚的天空那么瑰丽,云朵穿了金色的裙在跳舞。很久很久之后,你眼神淡淡的,说,是你啊。
  我想那天你只是凑巧听到了许安妮叫我的名字,只是碰巧帮了我,毕竟我们之间从未有过交集。可这恰恰说明,你是心地良善的男孩子,否则你怎么会记得我这样一个灰扑扑的姑娘呢。
  我郑重地伸出手去。说,安城,我是七一,我们交个朋友吧。
  你迷惘地看着我,然后嘴角勾起优美的弧。你抓紧我的手,掌心温暖潮湿,眼睛里闪过万千流星。你说,七一,小孩,让我们一切变强吧。
  很久只好我才知道,你和我同样寂寞。我们的家庭都不完整,你爸爸凶狠烂醉,他关心你的方式永远是拳大脚踢;而我妈妈柔弱谦卑,喜欢煽情的流泪和数落我爸爸如何负心。
  我们的灵魂那么相似。孤独从内到外,化作一条河流,呼啦流淌。你是多么勇敢的孩子啊,我行我素,叛逆不经。你说,七一,坚强一点,用力的回击
生活。生命是一场恢弘而盛大的逃亡,结果可以预见,死路一条,为什么不尽量满足自己呢?
  安城,如果哪天没有遇见你,我怎会知道
生命可以很波澜,很壮阔?
  3
  认识你的第七个晚上,我对自己说,乖小孩,再见。我换上你送的短裙
吊带,学着涂很浓的烟熏妆,把自己装扮成一条貌似有毒的热带鱼。
  初秋的天有些凉意,我穿得如此清凉。你看我时,毫不掩饰眼底的惊艳。你说,七一,你看起来,像一棵散发着辛辣芳香的植物。
  你在颠覆我的生活,就连许安妮看到我,眼里都涌动着无法言说的惊恐。我终于成为你认为适合的样子,可你不知道,我在众人的眼光里有多无助。只有杨阅,他强行用外套裹住我,眼里满是疼惜。他问,七一,你这样,难道不冷么?
  泪水冲花了那些浓妆。为了不受伤害,安城,我在承受多么大的委屈啊。我甚至有些恨你,恨你的冷漠和自以为是。外套上有青草香,温暖得让我想睡。我泪眼朦胧地看着这个我喜欢的男孩子,忽然觉得很羞耻。你有没有试过这种无奈哀伤的心情呢?像是我所习惯的淡蓝天空,一瞬间漆黑一片。
  可是杨阅,他坚定地抓紧我手,说,七一,让我来保护你吧。我想很多年后我人会记得,少年那张勇敢青涩的面容。他用那么好听的声音,在编织一个承诺。
  安城,你是错的。我没有用到你教给我的那些抢夺的办法,杨阅让我知道,单纯的小孩七一,一直都是最美好的。
  你看到我变回原来的样子,终于冷笑了吧。你来找我的时候,面无表情。你说,我要你帮我。七一没法拒绝你,因为你拿来诱惑她的,是那双水晶鞋。
  你要我做的,是婉转的当一个红娘。高傲的你不肯先向心仪的女孩表明心迹,于是拉上我使用迂回战术。我们总是很凑巧地在她面前牵手而过,或故作甜蜜地在她身边晃荡。反复几次之后,你抱得美人归,而我,也无比幸福地穿上了那个水晶之梦。
  你总是那么粗心,连鞋都会买错码,夹得我的脚趾红肿疼痛。我仿佛成了为爱牺牲的小人鱼,痛却甘心。只要能在杨阅眼里变得唯美,委屈自己一点又算得了什么呢?
  安城,如果那天没有遇见你,乖小孩七一,不会那么迅速的长大。
  4
  我和杨阅进展顺利,于是决定把他带到妈妈面前,让她也看到我的幸福。
  可是他反应激烈。她神经质地询问杨阅的一切,表情防备,并突然莫名其妙地将他赶出门。我惊慌地去阻止,她用力扯我的发,神色凶狠。我忘了她是受过伤的女人,精神脆弱得一碰即溃。她或许只是关心我,不想看到我同她一样,遭到刻骨的背叛,只是方法用错,拉远了原本相依为命的距离。
  幸好,那天有你陪着我。你把我拉到木棉树下,硬是要给我画像,执拗得像个小孩子。午后的阳光透过木棉花斑驳地洒下来,我在草丛里昏昏欲睡。你凶狠地摇醒我,给我看你的画。尽管你笔法并不娴熟,把我画成了一根五官模糊的木头,可我还是感动了。只可惜,你手一松,那幅画被风吹走了,只留给我一段残缺的记忆。
  安城,你还记得我号啕大哭的可笑模样吧?那是我第一次看到你的惊慌。你手足无措地拍我的背,把我按到怀里,只差没用抹布塞住我发出高分贝噪音的嘴了。你说,七一你哭吧,别想不开就成。
  我哭得险些岔气。你摸摸良心,有你这么安慰人的么?可是我又那么明显地感觉到你的关心,真的很舒服。
  第二天,我和眼光阅就和平的分手了。七一真是傻瓜,到那时才看清,爱情最初的样子那么伤。杨阅说,他受不了我和你之间的暧昧。所以哪天我对你发了很大的脾气,发誓不再让你打搅我的生活。
  我想我真残忍,明明知道一切不过是杨阅为了离开我的借口。他对我那么好,是因为他把自己定位成善心的天使,来拯救我这块可怜的污泥。可是他终究忍受不了,我那么杂乱不堪的生活。没我这样子对你,又是在报复谁呢?
  我把那双鞋收起来,觉得不再为谁忍受那样钻心的痛。杨阅只是单薄青春里遭遇的一场意外,伤口结了痂,就会好的。而安城,七一不要见你,七一要一个人,坚强的往前走。
  意外的是,在我最低落的时候,许安妮成了我的好朋友,让我知道,女孩子的心,到底都是干净透明的。我更想不到,她竟是喜欢你的。我帮她给你递情书,不管你女朋友是否介意。许安妮说,喜欢一个人,成全是不够的。你不试试,怎么知道自己不会给他幸福?
  我乡亲你玩世不恭的表情和木棉树下清透的容颜。安城,你说我们之间究竟是什么关系呢?我们不是恋人,不是朋友,也不是陌生人。我们可以对对方很好,也可以彼此仇恨。就像绕进了一个怪圈,再也无法脱身。
  如果那天没有遇见你,命运的轨迹是不是就会从你我之间,绕一个弯呢?
  5
  最后一次帮许安妮送信,距
高考还有100天。这个女孩子以我前所未见的固执和深情,每天一封情书,坚持了两年。没一封你都收下,却从未有一句表示。所以到最后,她也疲倦了。你倚在围墙上,用两根手指夹住那封信。长发在脸上投下阴影,使我看不清你的表情。
  沉默良久,风从我们耳畔掠过,时间一瞬间退回到我们在木棉树下的那天。肩上堆满燃烧的木棉的少年少女,傍晚无比瑰丽的天空。
  恍然发现,原来我们已认识了那么久。我转身离开,你在背后声音低沉,说,这是最后一次了吗?
  我点头。喉咙里像塞满了棉花,滞涩无声。因为许安妮而有的,我们之间的最后一点联系,终于也要断了啊。
  事实是你终于牵起了她的手。最后100天里,我像一台永动机,夜以继日地
学习。你要相信,那段时间,我真的没有想过你。一个人挣扎在单行道上,看青春支离破碎,渐行渐远。
  高考后的当晚,一群人拖我去唱K。你和许安妮也在。我隔了很远,看许安妮一杯接一杯的喝酒。最后她伏在我肩上泣不成声,咬牙道,安城,你是个混蛋。
  何止呢。你还是个笨蛋。大笨蛋。
  临近散场时,我唱了一首安以轩的《如果那天没有遇见你》。包厢里的同学大都谁着了,你卧在沙发上,似乎正在安眠。
  安城,这首歌我是唱给你的。从此之后,天涯两端,再无牵连。
  你去了西安,而我在上海。许安妮留在我们的城市,与你的恋情,自然无疾而终。我和她还有联系,只是都很默契,绝口不提你。直到那天,她QQ上联络我。
  她说,你要结婚了。她说,七一,安城喜欢的人,一直是你。
  我知道。我怎么会不知道呢。那晚
醉酒的许安妮说,你之所以不退那些信,是在用最笨拙的办法见我。水晶鞋是你送我的礼物,而你故意买错码,是想知道我对杨阅的喜欢,究竟有多深。
  所以我说,你是个笨蛋。我们一样的敏感脆弱。直到你接受许安妮我才知道,杨阅给我的伤口虽已不痛,但会留疤。所以我没有让你知道,我曾经那样的喜欢过你。天长日久,我们总是马不停蹄地错过。
  错过了便是永远的告别。就像在蒸汽时代,窗外风景后退,在汽笛声里埋葬过去。你上来,我下去,永远等不到同一站口。但我知道,无论如何,我们的生命,总会有一段,如此鲜活地紧缠。
  我戴上耳机,反复听那首《如果那天没有遇见你》,眼泪,一下子落下来。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75)| 评论(6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