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★容海川流博、纳万众为客★

【蒹葭苍苍∮白露为霜々所谓伊人⊙在水一方≌】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这年夏天,我记起了那年的忧伤【小说共享】  

2008-07-28 10:00:27|  分类: 小说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这年夏天,我记起了那年的忧伤   文 / 爱的反方向

 
  这个夏天,我整个人的记忆好象被晒干了。我一直都在旅行,像是试图找回一些东西,找回我自己。可是到了最后我发现我并没有在找什么,因为我什么也没有,只是我的双脚却始终没有停下来。

  我想飞,想起来的时候我发现我并没有翅膀。唯一令我感到安慰的是,我现在的旅行和想象中的飞翔并没有太大的不同,只有一点不太理想,我在地上,想象中的我却飞在天上。

  这个夏天,我很突然地就想到了若。

  你还我雪球。若闭着眼睛泪流不止地大声说。

  这是我和若之间的第一句话。

  我很清楚地记得那是在几年前的一个冬天。

  那年我十九岁。

  我很早就注意到了这个女孩,她有着大大的眼睛,高高瘦瘦的个子,长长的头发,喜欢穿纯白的棉布裙子,围白色的绒围巾,更重要的是,她有着一瞥淡淡的、忧伤的神情。

  在追踪观察了数月后,我终于确定时机已经成熟。

  那天早上,天空飘着很大的雪。我想,这应该是一个恋人的季节。

  我擦了又擦穿在脚上的白色球鞋。属于它的时间到了。

  于是,我撇下在一旁谈天论地的朋友,一口气冲到了远在百米之外的朱山亭子。时间刚刚好,我在若全神贯注滚雪球的同时,以一个最完美的恣肆一脚踢飞了那个雪球。一切嘎然而止。

  雪球不紧不慢的滚落到了朱山亭畔尚未冰冻的朱颜河内。

  我的恣肆摆了有一分钟之久。

  你还我雪球。若在哭着说这一句话的时候脸是上仰着的。

  我清清楚楚的看到了若脸上的悲伤。

  这就是我想要的东西。

  什么。我又恢复了以往的飘飘洒洒。

  雪球。

  雪球?

  嗯。若呜咽着点了点头。

  看来她并不知道我是有预谋的,而且一直预谋了一个季节。

  在哪?我关切地问。

  在河里。飘走了。

  哦,那我就帮不上你了。我遗憾地说,然后拔脚就要走。

  是你把它踢下去的。若慌张地扯着我的衣袖。

  我?

  嗯,你。

  姑娘,天地为鉴,话可不能乱讲。

  我没有乱讲。若说着又要哭出声来。

  接着指了指我脚上沾着的雪球块。

  这就是你要找的东西?

  这只是一部分。

  我拍了拍球鞋,那些凝结在一块的雪球块很快就碎了,这哪里都能找得到。

  不,它是我滚出来的。

  就算是你滚出来的,和我有什么关系。

  你把它踢碎了。

  不会吧?

  那你刚才在干什么。

  晨跑。

  就是你把它踢碎的。若脸一红,又哭了起来。

  好,就是我把它踢碎的。好了吧,我们再来滚一个吧。我怜悯地帮她擦掉眼泪。

  若并没有躲避。只是低头不语。

  她的忧伤捏在我手里,有一口袋那么大。我想。

  我要和刚才那个一样的。

  好的,不哭。我们就要和刚才那个一样的。

  她告诉了我她的名字,季若。

  我叫她若。

  我很清楚地记得那一天是二零零三年十二月十七日。

  那一天是我的生日。

  十九岁的生日。

  颜,你帮我写张画吧。若仰起脸来看我。

  嗯,我的小乖乖。

  整整一上午,我才把若装进了我的画框。

  我是写画的,叫忆颜。认识的时候我就这样向若说的。

  那一天。二零零三年十二月十九日。已经是飘了第三天的雪了。

  雪花纷纷扬扬的落着。

  二零零三年十二月二十日。晴。

  我和若认识的第四天。

  在别人眼中,我已经和若是青梅竹马的一对。

  感觉时间已经过了很久,好象不懂事的时候我们就已经捉过蝴蝶,牵过手,许过愿望了。

  若住在姥姥家。是半年之前搬过来的。她告诉我她的家在很远很远的西安。

  那个很久很久之前的长安。

  西安?

  二零零三年十二月二十三日。晴。

  在那些天空放晴的日子里,我一直和若在一起。我告诉她我们一直会在一起,一直。

  若问我,那长大了我们要去哪里。

  远方。比西安还要远的远方。那里只有我们两个人,我每天作画,而你就写一些像你一样忧伤的文字。

  嗯。

  二零零三年十二月二十五日。晴。

  若问我,颜,假如我走了呢。

  你忘了吗,我们一起说好的啊。

  若低着头,忧伤的像个受了伤的孩子。

  她告诉我,她的爸爸妈妈很快就会来接她回去。

  别怕。我抚着若长长的头发。

  二零零三年十二月二十六日。晴。

  颜,我们一起飞吧。

  二零零三年十二月二十九日。

  天空又下起了纷纷扬扬的大雪。和认识若的那天一样。

  和若认识的第十三天。

  若最终还是走了,在那个洒满落雪的早上。

  我见了她最后一面。她说,颜,我会来看你的。

  她的忧伤一直随着她的脚印铺到了远方。

  嗯,我们会再见的,若。我对着天空说。

  十三天的跟随,一整个冬天的温暖。

  终究我还是没有再见到若,那个如风铃一样的女孩。

  二零零八年七月二十七日。西安。晴。

  我已经行走到了西安,那个很久很久之前的长安。

  只是不知道那个叫季若的女孩还记不记得我。

  我想,我已经找回了我想要的东西。

  那个冬天,那片可以整整装满一口袋的忧伤。

  我拿出那幅背在身上的画,很想呼喊那个藏在雪中的女孩。

  若,让我们一起去飞吧。在这个夏天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09)| 评论(6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