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★容海川流博、纳万众为客★

【蒹葭苍苍∮白露为霜々所谓伊人⊙在水一方≌】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原创】断肠凝望生死路(转)  

2007-03-02 14:16:35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【原创】断肠凝望生死路

文/蓝依舞

  前世

  八月中秋,长安城里热闹非凡。半空的烟火像桃花在我眼睛里开了又谢,谢了又开。

  “依依,你在那里,快出来啊。”秦轩紧张的大喊,人群中的我快乐的如风。

  秦轩,我的夫君,大唐朝有名的画师。秦轩拨开叠叠人群奋力挤到我身边,用力拖着我的手,详怒的大声嚷嚷:“依依,你别跑这么快,小心被踩。再不听话我可生气。”秦轩的眉黑黑的,微微一皱就连在一起。我呵呵的笑个不停,脚步不停的移动,头上的钗坠在月影里晃来晃去。秦轩无奈的摇头,紧随我的步伐。

  夜深了,人潮慢慢的散去。高高的阁楼上,我手持荷花灯庸散的靠在秦风身上,贪婪的呼吸他的体香,那种幸福无可言语。“依依,依依,你是我命定的花事,你只能为我而开。”秦轩,用唇轻啄我的耳坠柔柔的说。

  他是爱我的,无比的疼我,宠爱我。春来我们踏青赏花,夏至我们饮酒作词,秋降我们观菊研墨,冬归我们尝梅品香。作为一个女人,还有什么能比有如此爱情还要幸福呢?所以我是美丽的,在秦轩的柔情里我已化为一杯醇酒。

  “天上琼浆桂花酿,怎及依人莲腮粉。依依,我闭了眼都能画出你的模样。”月光如雨痴痴细细,我泛起十指蔻丹,盈盈入怀,蜷在他怀里动也不动。心满意足就一辈子这样,静静的看时光爬过自己的脸。

  三更时分,我被一股窒息的气味熏醒,热浪一波一波的袭涌。天啊,失火了。我惊恐的大声叫唤:“轩,快起来,失火了。”在我的哭声中,火神疯狂的舞着,不时的发出噼里啪啦的吼叫声。泛蓝的火光里,是我和秦轩惊慌失措的脚步和因害怕而变调的救命声。浓烟中我紧紧拽着秦轩的手,用尽全身的力气,我相信他会给我一条清新的路,那里鸟语花香,阳光朝露。

  也许这就是命,凡事皆有定数,一切早也注定。房梁无声无息的下落,带着火神的狰狞。秦轩被我狠狠的推出门外,那里是我看见的清新空气。

  

  今生

  

  好烫,好怕,秦风不在身边,我少了依靠。轻飘飘的飞到半空,躲避四下断裂的房梁。火花在身旁爆裂,像极长安城里的烟火。

  “真好,现在一点也不烫了。秦轩,你看我能自己保护自己。”我心里一阵窃喜,可是为什么火堆里有那么一双眼睛,无比眷恋的望着尺尺之遥的门外世界。

  风,阴阴的吹。我来到秦轩身边,“我的轩你怎么了,怎么一天不见你就如此的苍老,是想我想的么?你的依依回来了。”秦轩凝视我的画像,眼神温柔而悲伤。我的夫君醉倒在我的画像前,眉黑黑的,紧紧的皱在一起,我急步上前想搀他起来。可是,我怎么了,怎么我一点力气也没有?我的手,身体可以自由的在他身上穿梭。我大惊,跌跌撞撞后退,赫然明了火堆里是我渴望的眼睛。

  我凄凄而泣,风摇烛影好不凄凉,带路小鬼前来寻我。那是怎样的一条路啊,苍茫无边无际,飘荡着无数幽魂。长长的衣,空洞的眼睛,诡异的表情,悬乎在半空发出令人心悸的尖叫。那是对尘世的恋眷还是对亲人的不舍?冥路惶惶,我跟着小鬼飘向深处…

  转眼已过百日,我要投胎转世了。心有不甘的鬼魂有股厉气于心,百日后吸取冥界阴气便成厉鬼,所以死于非命的亡魂百日后必定轮回。伫于奈何桥头,黯然神伤。就要这么忘记了吗?我的轩,你的依依要和你永远的分开了,从此断了心里的纠缠形同陌路!

  孟婆递过一只碗,“快喝吧,只要一口,尘归尘,土归土。”碗里是黑黑的液体,那就是孟婆的汤。前世清清,后世渺渺,三生石上另定良缘!汤里,轩的脸一漾一漾,心里有浓浓的悲哀。摔了碗,掉头朝冥界入口飞,身后传来孟婆幽幽的叹息。

  窗外,我站在黑暗里痴痴凝望秦轩,百日不见他是那么的憔悴。终日与酒为友,没有我的日子,一个人太寂寞。

  “百日后的魂魄要找一个能栖身的地方,否则冥界的小鬼很快就会寻来。”不知什么时候,我身边多了一个和我一样的鬼魂。我闻声寻去,那是一个艳丽的女鬼。不,准确来说已经成妖了。曼妙的身姿,鲜艳的红唇,狐媚的双眼有滠人心魄的吸引力。“那么我应该藏身在那里?”我急切的问。女妖遥指我的画像说:“那是你的归处。”感激的道谢,穿越墙壁附身上去。

  “轩,我回来了,我永远也不离开你。”画卷上的我嘴轻启,喜悦的从画上飘下。世事就是这么无奈,成了鬼也逃不掉宿命的安排。

  秦轩惊恐的看着我,害怕的神情在他脸上凝固。眼里的柔情被恐惧代替。“轩,我回来了,怎么你不认识我了吗?我是依依啊。”秦轩躲在床塌上颤颤发抖,我心疼的看见他害怕,一种绝望开始在心里生根发芽。

  “人鬼疏途,你还是走吧。孟婆的一碗汤可以抚平你今生所有的伤。”女妖的声音在耳边想起。我无语,泪滴在心里烙出一个个不舍。天边露出黎明的曙光,天要亮了,我含泪飘回画卷!

  屋外响起嘈杂的脚步声,我闻到威胁的气味。阳光像把利刃随着大大打开的门照射在画卷上的我,我本能的避开它,把自己躲到屋梁上。“轩,我是依依,你要做什么啊?”我哀哀的哭!

  道士鱼贯而入,迅速的摆好道具。金黄色的符遍及每个角落,道长念动咒语纸符发出金色的光。符光,火光,我在金色的包围里流血。好痛,好烫,我尖叫着从画卷里飘出自己的魂魄。失去吸附力的画卷失重的从半空落下,我眼睁睁的看见它落在道长手里,鲜红的黑狗血在画卷上肆虐的划过。

  我想我是错了,既然别离,又何需强求人鬼疏途无可逆转的结局。不在做任何的反抗,我就那么的痴痴遥望花台上的秦轩。血从我的身体泊泊流出,苍白的肤色变的透明。我就要永远的消失了,魂飞魄散。道长的金钵像个巨大的磁场,贪婪的吸食我的元神。这一刻我终于明白,世上万物皆会变!

  等,尘埃落定

  等,昔日重来

  好,好,好!罢,罢,罢!不能做鬼,不能为妖,永世逃离情海,也是一件美事。惆怅珠泪关不住,断肠凝望生死路!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7)| 评论(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